美豬之後,競爭之前,我們如何應對?

我很擔心吃到美豬相關肉品,怎麼辦?|美豬進口與政府措施

重新梳理關於美豬的過去經驗,會發現其實美方一直都希望向台灣出口肉品,排除政黨因素,貿易進出口成為了台灣重要的課題。然而2020年,美國肉品再次成為了一個課題,它不僅僅是一個議題、一個貿易,更是一個國際交流的籌碼,選戰的風向球。不過在美豬議題的爭吵中,真正最觸及大眾的仍然是食安問題。

美豬進口與政府措施一文中,我們簡略的圖介了美豬所帶來的影響性及政府策略,目前可以確定的是,食安並不會是最大的問題。消費者關心食安,多數是由於議題的渲染而導致的,實際上的肉品食用,並不會真正的造成食安疑慮。但真正令人不安的,恐怕是議題的過度渲染。

其實兩黨執政時期都有開放過美國肉品,而且兩黨在執政時期都曾經強力杯葛過美國肉品的進口政策,從這個角度去觀察,不難發現議題是被炒作起來的。暫且撇除政黨與國家在國際上的決策與選戰操作,從大眾角度來說,我們應該看待的問題則是產業的衝擊與食品安全,承前述,食品安全目前是可以放心的,仍有不放心的部分,就得依靠政府的產業鍊分離措施,讓消費者能順利自主選擇肉品。

元旦之後,肉品市場可能的情況?

截至一月中旬,政府從公開消息到正式開放美豬,至少也有一季的時間做因應準備,但是在一月的時候仍舊失去效率。雖然台灣豬販暫時不受影響,但商家之間已然響起「漲」聲,這是一個大問題。將來,當美豬真正進口,台灣豬肉的高賣價勢必受到更實際的市場考驗,消費者永遠是現實的,當食安長期下來被證明了沒有疑慮,很快就會出現真實的市場傾向。屆時,台灣豬肉的競爭力變成為了一個大問題。結合了現在出現的「台豬漲價潮」,在未來,當肉品的價格較貴,又沒有品牌信仰的時候,競爭力的低落已經可以想見,如此一來,美國豬肉將會大量佔據台灣豬肉的市場。

舉例而言,當年被許多人反對的美國牛肉如今也成為了台灣頗受歡迎的品牌,像是TNT連鎖牛排店、麥當勞等,如今已有「安格斯黑牛」等美國牛肉的品牌印象,且價格都不算低。同樣是在食安爭議下被開放的美國豬肉,將來是否會用同樣的一套行銷模式重塑品牌印象,恐怕才是台灣的豬肉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市場的本質或消費者的選擇,會與資本對抗嗎?

這樣的市場走向,終究要回歸到消費者會向哪裡靠攏,台灣消費者非常講求「CP值」,在商品品質差異不大的狀況下,消費者的取向是鮮明可預測的。由於美國肉品的整體流程可說是非常的「資本主義路線」,台灣豬農若要與之競爭,勢必不能用同樣的方式飼養,原因不僅是因為法規的用藥限制,同時也可能造成台豬失去原本的飼育特質。

依筆者推論,消費者並不會在價格上堅信品牌。市場是現實的,在出現最佳解之前,或許台灣畜農的行銷革新仍是一個必須跨越的門檻,至少在這段競爭尚未成熟的時間內,台灣的品牌就需要開始發展區域性策略,開始養成屬於自己的消費者族群,否則在美豬進口的未來,台灣畜農所受到的衝擊,恐怕還是難以估量的。

熱門回應💬

John Doe
John Doe@username
閱讀更多
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
John Doe
John Doe@username
閱讀更多
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
John Doe
John Doe@username
閱讀更多
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
上一篇
下一篇

觀看更多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